贺素闲死了,一头撞死在了贺家门口的石狮上,死时一袭鲜红嫁衣,鲜血染红了惨白的脸,雨淅淅沥沥的下,雷鸣一声声,鲜血湾流成河。

不久,贺素闲又活了,活了的他却不再是曾经的他,而是一个在异界游荡了十余年的灵魂,这魂还是那贺素闲的魂,只不过一朝撞死,他的魂被扯进了异界的一个已死男孩的身上,以着男孩的身份在那个名为二十一世纪的异界存活了十余年,十余年后的今天,在那个异界,他却不慎被车撞死,灵魂再度回到了这个世界……自己的身体了里。

贺素闲死时一袭嫁衣,醒时还是一身鲜红,死时雨水淅淅沥沥、雷打鸣声,醒时大雨倾盆、天色暗沉,死时他被抬花轿,周围围满了看管着他的丫鬟,醒时花轿空荡荡的落在地上,周围一片寂静、了无一人。

贺素闲一声冷笑,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雨水模糊了视线,他转头撇了一眼身后紧闭的朱门,头顶那大大的金字“贺府”闪的他晃眼,他凄然冷笑,终是捂着头朝一边摇晃而去。

在这里,他叫贺素闲,是贺家庶母之子,却不是贺家血缘之子,贺家当主贺樽只是他名义上的父亲,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

他本是陆家血亲,只因母亲在他亲生父亲去世之时,罔顾陆家意愿揣着还在肚子里的他只身再嫁贺家为妾,他便由陆家血亲变为贺家养女。

身为男子,为何为女?

贺素闲冷笑,只为苟且存活,不与贺家嫡母之子发生争斗,他却只能身着襦裙,以一副女儿姿态存活于世,由此来躲离纷争。

但纷争又岂是这样就能躲离的?

看不惯苟且存活的人始终是看不惯的,他们身在贺家一天,一天就是那贺家嫡母商卓君的眼中钉肉中刺,不是男子可以保住性命,但是是了女子却可以嫁为人妇。

贺家家主贺樽在时,她不敢胡为,但一朝家主离家,他和母亲在贺府却成了最难过的日子。

贺素闲今年十七,正是许人的时候。

他身为男儿的事情,除了他与母亲没有人知道。

他在贺家安安全全的活到十七,一身襦裙给予了他莫大的帮助,但这襦裙也成了他致命的痛。

他的养父贺樽不只一次提及让他嫁人,他的母亲也为这事愁白了头,甚至曾经起过让他一生隐瞒男子身份作为女子活下去的心思。

他的嫡母更加过分,在贺樽离家之时直接为他定了门亲事。

对外,他的嫡母商卓君将贺府打理的井井有条是众所周知的贤妻,对内,在养父贺樽的眼里他的嫡母商卓君对他贺素闲温柔关怀是难得的良母。

这样的一个贤妻良母所定的亲事,在贺樽不在府邸的这些日子,无人能驳。

他贺素闲就这样在一个莫名其妙的日子被披红戴冠,毫无预警之下被塞进了花轿,连要嫁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被抬出了贺府。

最让他心寒的是他的亲生母亲遥遥相望,不曾阻拦半分,只眼睁睁的看他被强迫的上了花轿。

心灰意冷之下,贺素闲在贺府门口,绝望的跳下花轿,直直撞死在了贺府的门口石狮上。

闹出了人命,贺府家丁却只是惊慌的关上了大门,不曾上前搭救,而那群迎亲的早一哄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