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休息贺榆洲休息了个通透,好像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

醒来,天已大亮,阳光照在身上有着一股灼热的感觉,眼睛睁开被耀眼的阳光照的刺痛。

他难受的眯起了眼,迷迷糊糊爬了起来,眯起的眼看见地上褐色的泥土还有那泥土上疯长的野草。

他豁然睁大了眼,面前的一切开始清晰。

他看见了!

看见了他面前蜿蜒的小径!看见了远处袅袅浓烟的人家!看见了道路上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人影!

他的眼睛好了!

贺榆洲扯了扯唇角,有种幸福来得太过突然的感觉。

他高兴的摸着自己的眼睛,兴奋的心情让他很想倾诉一番,他转头想要去找救他的公子,但是他的背后是一条泥黄的道路,前面是刚刚看到的田园风光。

低下是泥土和野草,身上歪歪扭扭的穿着一套锦衣女装……

贺榆洲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问题……

这里是哪里?

那两位救他的人呢?

之前躺着的柔软的被褥呢?

贺榆洲沉默。

他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犹记昨夜那公子让他好生休息,于是他便早早入眠了,一觉睡到现在,醒来就是这个状况。

一人在了这陌生的地,贺榆洲扶着昏沉的头站了起来,他似乎是在一个村口,前面是村子里百姓的影子,离他挺远,他只能看见个大概。

他揉眉,有点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头顶悬着一块牌匾,贺榆洲退回了几步恍然看见牌匾上写着——河口村。

这里是离镇上不远的河口村……而昨夜他明明还在县里……

是梦吗?

可头脑那真实的昏沉感让他没有丝毫做梦的感觉。

那么这是现实?那是那名公子带他到这里的?

但他们人呢?

贺榆洲敛眸,低垂的眼却豁然看见地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包袱。

贺榆洲走了过去,包袱上有着一封信。

信上书——贺榆洲亲启。

贺榆洲皱眉,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蹲下拾起它打了开来。

姑娘,若你醒来未见一人不必惊讶

在下已和随从赶路而去了

原谅在下没有和姑娘当面道别

姑娘希望平静生活,在下便送姑娘至此

信封中有姑娘最为有用的东西,这东西只是举手之劳

不是特意帮之,在下并没有违背与姑娘的约定

今后在下不在姑娘身边,望姑娘好生珍重

期待与你下次相见

——九公子留

九公子?不是全名,连名字都不能告知就离开了么……

贺榆洲敛眸,捣鼓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叠好的纸张。

他疑惑的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他贺榆洲的户籍!

贺榆洲惊愕的瞪大了眼,他这边的户籍在贺家名下,名唤贺素闲,这户籍的名字却是贺榆洲,这是……新户籍?

这户籍落户就在此时他所在的河口村,除了名字、落户之地、家中人口外,其他信息与贺素闲一般无二。

他有了这东西,就完完全全可以和贺家人没了半分关系,有了这东西他可以说是独自一户,否认贺素闲到底……

这九公子究竟是何人?能弄到这样的东西?

恐怕不是普通百姓吧……所以连姓名都不曾告知……

他曾拒绝了他的帮助,他却还是为他弄来了这样一份大礼……

贺榆洲抿唇皱眉,盯着那信沉默了许久,心情复杂。

回神过来,他才去捡起地上的包袱。

里面是他的衣物,是那日穿在嫁衣里的半旧鹅黄襦裙。

出嫁那日,他被匆忙披红戴冠,匆忙的那些丫鬟竟是连他所穿的衣服都不曾脱下,直直将那嫁衣套在了他的身上,也因为被如此轻率的对待,他才保住了一直以来身为男儿身的秘密,也有了自己这一身唯一的襦裙。

本以为被救,自己的衣物大概是被扔了的,没曾想那九公子还留着,并将他送还给了他……

突然,贺榆洲身子猛然一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始翻动包裹,但里面除了这一身鹅黄襦裙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他悄然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