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村里已经下午了,关大娘卖光了菜换了些油盐先带回家了,赵一看他东西比较多就送他到了家门口,知道他困难,不愿意再他家吃点东西,贺榆洲也没有强留他,送走他后直接将家里早上剩下的粥喝了个干净。

喝完小憩了一会,贺榆洲就带着关大娘给的种子来到了菜地。

菜地不大,也就十几平米的样子。

手里的种子也并不多,关大娘之前和他说过,种植苞谷是挖个窝,然后撒三四粒种子下去,再然后浇水,等它自己长出。

这是比较原始的种植了,其实贺榆洲心底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在另外的世界所学到的,但是现在他的种子不够,地也不够,完全没办法实现他心底的办法,只能照着大娘说的做。

地不多的好处就是没多久,种子就种完了,而所用的农具依然是关大娘留给他的。

是说他家有两副,这幅比较破旧就没用了,留给贺榆洲应急,贺榆洲现在什么都没有,也就没有和关大娘客气。

眼看着天色还早,贺榆洲就拿着买回的新衣服走到河口边洗了洗,然后晾在了门口吊起的竹棍上。

关大娘远远的看见贺榆洲的身影,笑着喊了贺榆洲一声。

贺榆洲微微笑了笑招呼道:“大娘,你来了。”

“恩,今中午煮了点年前留下的地瓜,味道还不错,大娘给你送了一碗来,之前跟你说的布料针线也一并给你送来了。”

关大娘边说着,边进了茅屋,将一篮子东西放在了桌面上。

贺榆洲有些感动,又有些过意不去。

“大娘,我吃您的用您的够多了,你就把那几方布料给我就好,针线我自己也买了,那地瓜您吃吧。”

“唉,你这孩子客气什么,大娘要吃家里还有,你正是困难时刻就别客气了,要真念着大娘的好就好好把日子过起来,今后和大娘做一方好邻居。”

说着,关大娘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皱眉说道:“小洲,你似乎买了许多粮食?刚刚在人多没好问你,之后大娘又先回了家,你能告诉我,你哪里来的银两吗?”

突而变得严肃,关大娘说道:“大海曾跟我说,你一无所有到了这里,倒也不是大娘多心,只是怕你这孩子走错路,从某些……地方赚了些不干净的银两回来,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我们可以穷,但是绝对不能做做不得的事啊!”

贺榆洲闻言一愣,继而有些黑脸,这关大娘究竟想哪儿去了,想着,他急忙解释道:“大娘多虑了,我虽没什么细软,但之前的衣服是极好的料子,便在当铺里当了点银两,才买的粮食,并不是什么不干净的银两,大娘别担心,我还是有分寸的。”

关大娘听闻,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啊,之前确实看见你拎了个包袱上了镇上,呵呵……”干笑着,管大娘道:“是大娘多心了,总担心你这么个漂亮的好姑娘走错了路,别嫌大娘多嘴了。”

漂亮姑娘?贺榆洲心中一凉,面上却是笑了笑道:“不会的。”

关大娘呼出了一口气道:“你能保证我就放心了,最怕的就是你走错路,这女人啊,一走错路就回不来了,不过小洲你也真是的,有了银两就该先买点家畜回来养啊,粮食什么这么多乡亲也不会饿着你,你这把唯一的银两用了,之后可是很辛苦的,这事你咋就没跟大娘商量呢!”

贺榆洲闻言有些错愕,喃喃的道:“这总不好老是吃大娘和乡亲们的,而且,银两还可以再赚。”

“你这姑娘说的倒是简单,银两怎会是这么好赚的。”笑说着,关大娘无奈的摇了摇头。

“罢了,都已经买了就先吃着罢,要是再有困难再来找大娘便是,大娘要是能帮的一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