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六七天才绣好十方丝巾,期间关大海已经来过帮忙把茅屋的房顶修好了,那菜地里面的苞谷长出了点儿芽。

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而这几日贺榆洲就单单刺绣照顾那菜地去了,倒是很少出门。

如今,绣好的十方丝巾的他想先送去镇上看看能换多少钱。

而且,家里恐怕没有油灯是不行的,得去买盏油灯,还得有……一个马桶……

说到马桶也是贺榆洲最不能忍受的,茅屋什么都好,但是没有茅厕!菜地的旁边就只有一个小隔间,用麻布隔出来的隔间,隔间里面就一个池子,池子上两个板,平时的拉撒都在这个小隔间里,里面又脏又臭,有心想要把隔间清理干净……但贺榆洲完全不知道怎么清理,一进去那味那脏乱的模样已经让他想吐了!

刚刚来时,他的心思在怎么找到粮食方面,没怎么注意过这里面。

住了六七天这才真正了解这个状况!

尤其是晚上要上茅厕的时候,天又黑,脚踏在木板上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有时候还会踩到蠕动的虫子!

种种的一切,都让贺榆洲对这个茅厕敬而远之!

但他现在并没有能力去建一个茅厕出来,所以他想到了马桶。

他是宁愿像在贺家一样自己倒马桶也不愿意再去那样的茅厕了!

深深的叹了口气,贺榆洲整了整穿在身上的白色麻布男装,头发放下不再梳鬓,只是用丝带绑上马尾,穿上布鞋,一副小子的打扮就将上次剩余的三百三十二铜钱拽在了手里,将那丝巾包好放在怀里,顺着赵一给他的指过的路来到了赵一家。

这是贺榆洲第一次来到赵一家,他家在村子里比较中心的地带,旁边过两家是关大娘家,两边靠着都有人家,他家的房子算是比较大的,房子前面有一很大的院子,院子是泥土地,一边种植着蔬菜,一边养着鸡,院外有着竹篱。

贺榆洲停在了竹篱外,朝里面喊了两声赵一叔。

出来的却是一中年妇女,妇女两腮红润,穿着一袭布衣,腰间围了一块蓝色的布,显得精神奕奕的样子。

看到贺榆洲,她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

“小洲?”屋内又出来了一人,是赵一。

贺榆洲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

赵一出来,看着他的打扮,微微一愣,停顿了一下脚步,随即掩饰般转开了头,对着那妇人道:“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贺榆洲,新来的那名姑娘,小洲,这是我贱内。”

贺榆洲礼貌的朝妇人点了点头,喊道:“婶婶好。”

妇女听闻微微一愕,疑惑的眨了眨眼,瞧着贺榆洲,一身白布麻衣布鞋,扎着马尾,一身男子打扮也遮盖不住那与生俱来般的优雅,修长的身躯,面容清丽……

眼瞧着,她连忙敛下眸,和蔼的笑着应道:“呵……真是有礼貌的姑娘,怪不得你老夸她,快进来吧”

她招呼着贺榆洲。

贺榆洲走近院内,屋内又出来了一人,是名大约十岁的男孩,小个子,一方蓝色布巾包头,一副书生的打扮,大大的眼睛单纯而好奇的看着贺榆洲,有些疑惑的问:“娘,这个姐姐是?”

贺榆洲一愣,去看只到他腰间的孩子,这孩子单纯好奇的目光扫过他的衣物,似乎很是疑惑的样子,不过礼貌的没有开口询问,只是拉扯着妇女的衣物,

妇女见状笑了笑道:“她叫贺榆洲,你就叫洲姐姐好了,既然都出来了,就帮娘沏壶茶去吧。”

“好。”小个子的孩子乖巧的应着,就进了屋子,妇人让贺榆洲进了大厅,招呼他坐下,就忙去了。

贺榆洲皱眉,这一次的男装示人,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效果,赵一叔就不说了,曾经见过他一直以为他是女子,但是赵婶和赵一的孩子一眼见到他只是在奇怪他的打扮,却并没有把他认作是男人,仍然以为他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