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赵一家,贺榆洲并没有急着走,反而好心情的拿着红薯塔去逗赵小清。

赵小清这一次很给贺榆洲面子,表现的很惊奇,捧着点心还一副舍不得吃的模样,小小的咬一口眼睛瞪的亮亮的。

贺榆洲终于将上一次的郁闷一扫而空,好心情的看赵小清小口小口的吃着。

赵一在旁边看的“噗嗤”一声笑了。

赵婶婶端着茶和点心招待贺榆洲,上一次没有好好吃的点心,这一次贺榆洲都尝了个遍。

都是普通的小零食,花生瓜子还有糖果。

茶似乎也是普通的农家茶,但村里好像很少有茶树啊。

贺榆洲喝了几口,望着门口有些疑惑的问道:“一叔,你这茶叶买的吗?我好像没见村庄里有什么茶树啊?”

“哦,这个啊!”赵一笑的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茶是我从山上采下来的,咱们村子不种茶,也很少人喝茶,这喝茶是我的臭习惯,但外面茶叶卖得贵,我才去山上找了点下面自己胡闹烘制了一番,解点馋意。”

说着,赵一又道:“可惜我这烘制技术只够自己尝尝,卖不出去,不然这一两普通的茶叶可是一两银子呢。”

赵一似乎在暗示着什么,贺榆洲却没有接话。

赵一心里想着她上次买的茶具,瞄着她终是没有忍住说道:“小洲你要是会制茶叶倒是可以试试。”

贺榆洲一愣,失笑道:“一叔你当真觉得我什么都会吗?这茶叶我并不会烘制。”

“这样……”赵一听闻有些失望,贺榆洲笑道:“不过茶我倒是挺会泡的,虽然会比较奇特。”

“奇特?”赵一有了点兴趣:“怎么个奇特法?”

“这……”贺榆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得无奈的道:“不然,等一叔你得空带我上一趟山我去找点‘茶叶’泡给一叔试试。”

“……这……甚好!”赵一显得很是开心。

贺榆洲见状,颇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道:“其实这次我来,是有事跟一叔商量。”

“?”赵一疑惑的看向贺榆洲,贺榆洲窘的低下头道:“那个……其实一叔,我很想建个房子。”

赵一一愣,放下了茶杯,看着贺榆洲,贺榆洲道:“我看上了一块地,就在河口往里边不远有一片竹林,竹林过去一点是山,竹林外有很大一块空地,有小路通往外面,我想把房子建在那里。”

赵一皱眉:“那里离人家有点远,又近山,小洲你一个姑娘家住那种地方恐有危险呐。”

“这不怕,我在外面建个围墙就好。”贺榆洲道。

赵一笑:“看来小洲已经想好了。”

贺榆洲坚决的点了点头:“我太想安家了,有自己的家才能住的安心。”

赵一叹气:“这倒是。”

贺榆洲道:“但是我并不清楚这里的地价,而且建房子所要的建材价格什么的我都不清楚……”

“地价你要去问问村长。”一直在旁边的赵婶插嘴说道。

赵一连忙接话:“建材之类的,一叔可以帮你联系,不过,小洲,你最好再等个把月在开工,现在大家都是农忙时期,恐找不到人来建房子,而且,小洲的钱应该还不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