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棣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问道:“小洲你可以等两日么?刚刚我也说了,我家正在分家,这两日,二弟他们就要搬出去了,我得去帮忙。”

“恩,好,等琮大哥有空再去就行了,并不一定要那么急的。”

“好。”

与琮棣约好,贺榆洲回到家吃了自己煮的东西,就开始数自己的钱,数来数去也只有那么三十四两,即使他建材先用赵一叔的,东西全部都用关大娘的,他买了地之后也要出帮工钱……

这三十四两还是少了。

本来以为一块地最多也就十两,然后建材先借赵一叔的,东西就先用关大娘的,然后房子建小一点,一个房间一个厅堂一个厨房一个厕所,再不济就不要厅堂了。

这三十四两也应该够了的,如今这地就要二十来两了,即使借赵一叔的,他的钱也是不够用了。

但把地买下了还有个月把的时间,到时候再去想办法赚先银两,把工钱赚来,这样基本就可以起房了。

虽说他想要好房子,但是如果真的条件不允许的话他就建一个茅房一个围墙暂且用着,其他的慢慢来,当然他还是希望尽可能的建成他想要的模样。

他想要的房子有围墙,有院子,有主房偏房,东厢房,三个房间,东厢房有独立的厕所,厨房旁边有耳房和厕所……,房间内厕所内都用青砖铺着……

但……这样就得花费一两百了,可能还不够,果然只能想想么?

贺榆洲敛眸,该怎么赚钱呢?

再刺点绣品?

但是被那掌柜的说了一通,贺榆洲都觉得刺绣没有什么前途了,所以这次回来他连方巾都没有带了。

做点什么再赚点钱呢?

贺榆洲在苦思,那边响起了敲门声。

贺榆洲起身去开门,是关大娘。

带着一份冒着热气的酸菜。

贺榆洲连忙将她迎进了屋。

关大娘笑了笑道:“小洲啊,你送来的菜太好吃了,大娘今次没煮什么,这酸菜是大娘自己做的,送来给你尝尝。”

“大娘客气了。”贺榆洲接过放在了一边。

关大娘看着贺榆洲,眼扫过他的打扮皱眉:“你这姑娘……明明好生容貌,偏偏要作男子打扮。”

贺榆洲听闻一愣,继而苦笑,跟赵一家不一样,关大娘看见他穿男装的时候就直念叨,一副势必要他穿回女子衣物的架势,每见一次就念叨一次,但是每次贺榆洲听着不答话却也不听劝。

这次也是这样,关大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心一急就开始拉扯贺榆洲的衣服,嘴中念叨道:“你这孩子,不听劝,这次大娘非得让你换回来不可,你一姑娘穿成这样算什么?认识你的人知道你是节省,不知道你的人还以为你不检点呢,整天穿着汉子的衣服还猜测你是想汉子了呢!”

说着手越加的大力拉扯着贺榆洲的衣服,贺榆洲一愣,继而惊慌的护着自己,连连后退,哀求的唤道:“大娘……”

关大娘手一顿,贺榆洲哀求的道:“大娘,你就别管我这衣物了,那些人也就胡乱说说,不要在意就好,我穿这衣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