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这茶是要处理的,但这不是赵一叔着急喝嘛,我就暂且用了一些新鲜茶叶,这新鲜茶叶味淡新鲜,但是久喝并不好,一叔喝了这一次就罢了,下次待我好好准备再泡给一叔喝。”

赵一听闻有下次,眼亮了亮,直直应道:“好!好!好。”

不过他又有些疑惑的问:“小洲要如何处理这茶叶?”

贺榆洲沉默了一会,敛眸道:“暂且让我问问一叔是怎么处理自家茶叶的?”

赵一想了想道:“是炭火烘制。”

贺榆洲闻言轻笑:“怪不得有一股烟味。”

“哈。”赵一也跟着笑。

贺榆洲道:“一叔,我似乎说过我并不会制茶,但是茶叶是极易吸味的东西,我泡花茶也是看准了这点,所以我这茶不能烘,只能炒。”

“炒?”

“虽然未曾做过,但有过了解,恐怕这茶还是得尝试着制制看。”

贺榆洲皱眉道:“只是,我怕我粗手粗脚恐怕制不出好茶。”

赵一沉默,半响道:“容我唐突,小洲可否将方子给我,让一叔试试。”

“……当然可以。”贺榆洲挑眉,他巴不得呢,毕竟他只喜欢泡茶。

贺榆洲的爽快让赵一楞了楞,贺榆洲想了想道:“不过,一叔,我得提一个条件。”

赵一闻言,坐直了身子,严肃了表情看着贺榆洲,似乎在等待贺榆洲的条件。

贺榆洲见状失笑:“一叔,这是做什么?不用紧张。”

赵一道:“小洲,你这制茶的方子若是真的,可是一门赚钱的手艺,按理说应是不外传的,一叔唐突的问你只是出于对茶的喜爱,你告诉一叔是你的大度,你这要提的条件我必须严谨对待。”

贺榆洲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些,什么不外传和手艺什么的,毕竟他这个方法也是从另外一个世界看到背下来的而已,他自己也未曾做过。

想着,贺榆洲道:“一叔,无需紧张的,我要提的条件也与你想的无关,我只是想说,一叔若是成功了,可以无条件的给我提供茶叶吗?当然新鲜茶叶我会采摘好送到一叔家。”

“当然可以!”赵一瞪大眼看着贺榆洲:“小洲你要提的就是这个?”

贺榆洲点头,赵一惊讶的看着贺榆洲道:“我以为小洲会提出不能把方子让其他人知道什么的,而且,小洲说的这事根本不用说是条件,你要茶叶直接来一叔这儿拿便是。”

贺榆洲闻言轻笑:“小量自然拿,要是我要的多量,一叔也忙不过来,至于那方子我若告诉一叔了就是一叔的,一叔想告诉谁不想透露给谁都可以自己做主。”

“而且。”贺榆洲笑:“这茶哪是知道方子便能制好的?”

赵一闻言,想了想觉得贺榆洲说的很有道理,便没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