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家?”陆卓曦眼一闪,贺榆洲一惊,忙坐直了身体,他又……说错话了。

在陆卓曦的面前果然一刻都不能轻松……

“小姐……似乎很……了解贺家?”陆卓曦试探性的开口。

“……”贺榆洲沉默,没有说话。

陆卓曦叹道:“小姐……还是不能说吗?”

贺榆洲闻言直直的盯着陆卓曦,问道:“陆少爷想让我说什么?”

陆卓曦闻言,对视贺榆洲的目光没有丝毫的躲闪,直直开口道:“小姐……是不是贺素闲?”

贺榆洲闻言一震:“陆少爷果然要找贺素闲。”

陆卓曦不可置否:“我以为小姐已经猜测的很清楚了。”

贺榆洲沉默,半响问道:“你找她做什么?”

“呵……是卓曦先问小姐的,小姐应该先回答卓曦。”陆卓曦轻笑。

贺榆洲闻言皱眉,陆卓曦要找贺素闲,一直怀疑他是贺素闲。

但……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是贺素闲……想着,贺榆洲回道:“不是。”

陆卓曦敛眸:“小姐这次回答的慢了。”

“……”贺榆洲沉默,陆卓曦道:“那我换一个问题问小姐,小姐为何对贺家不一般?”

“不一般?”贺榆洲看向陆卓曦,陆卓曦道:“卓曦昨日前来,看见小姐在追赶贺家马车,随后便昏倒了,昏倒前曾跟卓曦说出了贺素闲这个名字,卓曦与小姐见过三次,三次都未提及过这个名字,但小姐却自己提出来了,即使小姐不是贺素闲也必定是知道她,她正是贺家的庶女,小姐认识贺家的庶女,小姐与她什么关系?”

“……”贺榆洲闻言沉默。

陆卓曦道:“小姐那时的模样似是受了打击,卓曦也并不想在那时刻趁机提及贺家之事,所以一直未提,本想让小姐修养一段时间,不打算提及,但小姐却自己先提出了贺家,即使小姐自己先提及的,便好好回答卓曦的问题好么?”

“小姐与贺家到底什么关系?”陆卓曦问贺榆洲。

贺榆洲咬牙不语。

陆卓曦步步紧逼:“不能对卓曦说么?即使卓曦在昨夜救了小姐一回……”

贺榆洲一震,看向陆卓曦道:“陆少爷要以这个来逼迫榆洲吗?”

陆卓曦敛眸:“对于小姐来说,这是逼迫么?”

“……”贺榆洲撇头沉默。

陆卓曦又道:“既然小姐说自己不是贺素闲,那卓曦问小姐,小姐所说的故人是不是贺素闲?”

“……”贺榆洲闻言一愣,想起了上次为了搪塞陆卓曦搬出的故人,眼闪了闪,那时的主意又浮上了心头……

如果……贺素闲和贺榆洲是两个人呢?

如果……贺素闲已死了呢?

他敛眸,最后应道:“……是。”

“小姐的回答为何要犹豫?”陆卓曦问。

贺榆洲沉默。

陆卓曦再次开口问道:“小姐与她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