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榆洲默,这陆卓曦又想搞什么?

“对啊,小洲,有陆少爷保证的话,咱们要方便轻松很多,不如就让陆少爷带着你的户籍给你把那块地划下来吧,这样你也轻松一点。”

琮棣说道,贺榆洲闻言却猛然一震。

是了,买地需要户籍,陆卓曦要看的是他的户籍,他根本不信他的话,或者说他还在怀疑他是贺素闲!

贺榆洲在心底冷笑,面上应道:“那就谢谢陆少爷了,榆洲这就去取户籍。”

他的户籍有官府印鉴,即使陆卓曦拿到了又能如何?去官府鉴别真假?

这本来就是真的,贺榆洲也不担心,就让陆卓曦去验好了,验了好死心。

想着,贺榆洲将户籍以及银两交到了陆卓曦的手里,陆卓曦拎着钱袋微微一愣,继而一起交给了阿壮道:“阿壮一直以来负责照顾卓曦,此番前去帮小姐办事,可能卓曦还要麻烦小姐一日。”

“……”贺榆洲没有说话,沉默的拒绝。

琮棣平日听赵一说过陆卓曦的好话,此时见气氛沉默,便热心的说道:“没事没事,陆少爷昨夜都留了一夜了,今天一天小洲也是能照顾的。”

“……”贺榆洲瞪着眼睛去看他。

琮棣被望的一怔,挠着头傻笑。

陆卓曦被阿壮扶回了座位,轻咳着,应着琮棣的话顺了下来道:“那就再次劳烦小姐了。”

“……”贺榆洲无语,他这是不顾他的意愿了?

最后的最后,陆卓曦还是留下来了,在茅屋里和贺榆洲眼对着眼,相对无言。

陆卓曦自阿壮走后,便开始咳嗽,咳得弯下了腰,一副痛苦的样子。

贺榆洲本不想理他,最后还是没忍住,给他泡了一杯百合花茶。

陆卓曦盯着推在自己面前的茶杯,敛了敛眸道:“多谢小姐。”

“……”贺榆洲沉默,看着他抖着手几次想去端杯却端不起来的模样,不可抑制的心中一软,不由的走到他的面前,将茶杯端起凑到了他的嘴边。

陆卓曦微楞,继而苦笑:“咳咳……卓曦麻烦小姐了。”

贺榆洲不说话,只是将茶杯又往他嘴边凑了些许,陆卓曦会意,就着茶杯喝了几口,疲倦的靠在了椅背上。

贺榆洲盯着他,闲聊般的问道:“陆少爷这病……治不好吗?”

“……”陆卓曦没有回话。

贺榆洲看他沉默,再一次开口:“曾听赵一叔说陆少爷的病是八岁突发,难道是什么顽疾?”

陆卓曦还是不回话。

贺榆洲嗤笑一声:“陆少爷逼问榆洲这么多,难道榆洲连这个也不能知道吗?”

陆卓曦微楞,沉默了半响,轻叹道:“卓曦这不是病,是毒。”

“?!”贺榆洲大愕,陆卓曦看着他的模样轻笑:“这种事,小姐还是不知道的为妙。”

“……”贺榆洲沉默,走到原位坐好。

陆卓曦看着他问:“倒是小姐,为何不想告诉卓曦贺素闲的事情?卓曦说过,不会伤害小姐,自然也不会伤害贺素闲,还是小姐不相信卓曦的为人?”

“我刚刚已经全部回答陆少爷了。”贺榆洲回。

“但卓曦并不相信那一套说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