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爱?

原来他作为贺素闲时,也是有人疼爱的么?

只是为什么是陆家,那个本应该恨他和娘亲的陆家……

贺榆洲酸涩的闭上了眼,脑中尽是陆卓曦刚刚那忧伤又疲倦的表情。

为什么现在才来……为什么要在他准备舍弃贺素闲一切的时候出来……让他知道贺素闲有一个在乎他的哥哥?

有一个愿意抱着病弱之躯为他扫墓守陵的哥哥?

贺榆洲痛苦的低下了头。

这一天,贺榆洲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只知道等他有了知觉,天已经晚了,桌面上还摆着陆卓曦喝过的茶碗。

贺榆洲静静的盯着它,默默的抿紧了唇。

他该如何?要相认吗?

但是,一相认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不行,不能相认,就当这是他的自私,他不能承认他是贺素闲的事实!

贺榆洲握紧了手,他要作为贺榆洲一直这样活下去。

而陆卓曦……

对于他来讲,也许从未见过面的妹妹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感情深,贺素闲已经死了,他会认清这个事实,他的娘亲温秋蓉也会让他认清这个事实,虽说是妹妹,但从未见过面,他感情该有多深?不久,他就会走出来了罢。

贺榆洲想着,敛下了眸。

浑浑噩噩过了二十几天,直到他定制的陶瓷管和便槽送了过来,贺榆洲才清醒一些。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贺榆洲一边懊恼于自己的脆弱,一边打起精神让他们帮他把陶瓷送到了建房处。

拿着图纸细细和关大海琮棣说清自己的意思,大家把厕所建在了厨房旁边的小耳房旁边。

贺榆洲让那小耳房开了个门,可以和厕所相通,小耳房开了一扇大窗,旁边的厕所也开了一扇大窗。

这两个小房间,贺榆洲就打算用来做厕所和洗澡房,旁边的是厨房,厨房靠近主房一边的小隔间就做杂物房用。

厕所,贺榆洲拿出便槽让琮棣他们按照这个形状挖,挖出填在里面,在地下挖出一条道,直通外面远处靠近竹林的便池,将陶瓷管连了上去,用泥土埋了起来。

便槽周围用上了青砖,这样一个整洁的厕所就建成了。

今后贺榆洲上完厕所,只要用水将赃物冲出外面就好了。

赵一在旁边看着,连连称奇,说着贺榆洲想法创意好,但是他疑惑的问贺榆洲,为何不找他帮忙。

贺榆洲一愣,回道:“总是借用一叔的银两过意不去,那些青砖瓷砖已经花了很多银两了,实在不宜在用一叔的了。”

赵一笑:“一叔也不过是做了个顺手人情,这钱可不全是一叔出的。”

“?”贺榆洲疑惑。

赵一笑道:“应该说这里大部分都是陆少爷出的银两,一叔即使愿意给小洲出钱但也得让一叔有这么多银两在身才行啊。”

贺榆洲愕然。

赵一拍了拍贺榆洲的肩,一副慈爱的模样道:“小洲,陆少爷……是良配啊,好好珍惜。”

“……”贺榆洲闻言抽了抽嘴角。